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1

RDJ三次元本命。二次元大俱利伽罗本命。阿多尼斯厨。银魂里最喜欢啊哈哈君。alizben。

我真的不想跟人撕逼。所以我连标签都没打,还有…关于性爱,觉得我写的简略的请自己去体会一下。遇不到老司机的我对性爱的感受就是…嗯,就这样吧。不如DIY。有疑问请自己去找21世纪性爱指南看。

不喜欢我的东西请关闭。剧情有意见也别提,憋着。或者别看啊。

【目睹了一切的烛台切光忠先生的日记】

来到这个本丸第一百二十二天。
今天的主仍然对小俱利穷追猛打。
小俱利也依然无动于衷。
今天下午贞酱都看不下去了,让我给他讲小俱利与主之间的故事。
虽然不想辜负可爱的贞酱的期待,但我还是帅气的如实告诉了他。
他俩之间根本没有故事。
从我来这儿的时候,主就各种对小俱利表白了。
贞酱失望的问我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呢(笑)。


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一百三十天。
主回现世提交报告去了,临走前让我负责本丸的一切事宜。
要帅气的完成呢。

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一百三十二天。
有新的刀了,本丸里的各位刀剑男士每人都锻了一把,按着番号轮到小俱利的时候他很随意的锻出了。
据说是我们的祖宗——小乌丸。
短刀们围在他的身边给他讲这个本丸的八卦,当然没有漏下主和小俱利之间的情感纠葛。
小乌丸先生听后有些生气,把小俱利叫了过去,训了一顿。
我在旁边加以调解。
调解的我心都累了。
小俱利一出口就是“哼。”“没兴趣。”“别管我。”
搞得小乌丸先生气的都要骂他不孝(?)。
在找来协差们把小乌丸先生拉走之后,小俱利对我说了谢谢。
啊,真可爱啊,小俱利。

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一百三十六天。
主从现世归来了。
小乌丸先生进行了短暂的自我介绍,主非常愉悦,然后掏出了礼物发给了大家。
这次的礼物是巧克力,很好吃。
晚上我也向主汇报了这几天的工作,然后回屋准备就寝。
但是刚刚我看到俱利酱捧着一个盒子发呆。
那明显不是本丸的或者万屋有的东西,应该是主特意从现世给小俱利带回来的。
出于礼貌我并没有问,但是小俱利现在还在发呆,我待会儿要去安慰安慰他。


【将主人的热情视为烫手山芋的大俱利伽罗】

光忠刚刚问我那个盒子有什么特殊的。
也没什么,就是主上偷偷拿给我的而已,我还没有拆开。
估计是被刚才光忠的灯亮到,现在还没有睡着的小贞把盒子拿过去拆开了。
是个漂亮的戒指。
我估计小贞是想尖叫的,毕竟他作为嫁刀去的伊达家,对婚姻有种莫名的喜爱。
但是同屋的国永睡的很沉,他应该是怕吵醒他。
只能张大嘴手舞足蹈,十分滑稽。
光忠又问我打算怎么办。
我困了。不想了。

躺在被褥里的我却没有睡着。
我们只不过是刀剑而已,只要为了主人战斗就好。
但是这任主人天天打扰我的正常作息,还说什么喜欢我。
我一直以为她就是喜欢我这把刀而已,而我现在的满练度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这个戒指,有些什么不对。
这个东西应该只有一个的吧,一个女人给一位异性戒指?
她在期待什么?

人类真是复杂。



第二天她又来烦我。
因为她是主人,我也不能对她表示嫌弃。
正好我有问题。于是掏出戒指问她什么意思。
她的脸全红了,说道:“因为我喜欢俱利酱。”
然后跑了。
等等,喜欢我跟这个戒指有什么关系吗。


思索着走到樱花树下,却被不动行光撞上了。
他一身的酒气。
见到我还埋怨我。
问我为什么这么得主人喜欢,他怎么就不行。
我其实也不知道。大概这就是每个主人的不同吧。

跟着短刀们和长谷部打了夜战,回到本丸的时候已经快到十点。
今剑的作息跟三条家一致,直直的冲入房间去睡了。
我却不困,拿着戒指思考它的含义。

山姥切国广也没睡,在庭院里陪着他的兄弟山伏国广抓萤火虫作为修行。
堀川在我身边坐下,向我搭话。
他说和泉守兼定总在抱怨我的得宠,然后好奇我对主人的看法。
我把握着的戒指给他看。
并如实的回答他我不清楚主人的意思。
堀川也愣了半响,才得出一个解释。
“大概…主人不仅把你当做刀…还把你当作一个男人?“
“为什么。”
“不知道…但是戒指这种东西,一般是定情信物吧?表示今生只爱你一个什么的。主人应该是不满足于你们之间的这种刀与主的关系…希望你成为他伴侣?”
“原来如此。”
“大俱利伽罗先生打算怎么办呢?”
“如果是主人的命令,那么刀剑必须服从。”


然后我就去找主人了。





【心塞塞的审神者的故事】

俱利酱戴着我的戒指出现在我的房门口。
然后认真的称呼我为“伴侣”。
本来以为这把刀永远不会开窍了,但是看来夹缝中还有一丝希望。
要求他陪睡。
要求他抱着我睡。

大俱利伽罗的表情虽然有些费解,但一一照做了。




【烛台切光忠的第二本日记】

上一本写满了锁起来了,今天,也是我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一百五十天,帅气的开始这本新的日记。

最近大俱利伽罗都住在审神者部屋了,今天下午他彻底搬了过去。
他手上还带着戒指,看来是接受了主与他之间的关系。
但是感觉他还是把这个事情当成工作呢。
算了算了,时间久了就好了。

话不多说,明天我也要帅气的出阵啊!
















存下之前写的东西,卸了淘宝真的有些无聊。

花吐症
每周五晚上的例行聚会。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在现世是学生,灵力一般,刀账非常不全,但是与刀剑们的相处算是比较融洽的类型。
于是在吃饭的时候突然的呕吐,以及随之而来的浓烈的茉莉香气,还有她在处理过一次之后时不时就在垃圾桶里扔一朵茉莉的行为,让细心的短刀们确定了:
审神者,换上了最近的传染病——花吐症。
治疗方案嘛,去时之政府填写一个申请书,然后等上大概三个月就可以拿到治疗的药。
审神者也的确这么做了。
近侍一期一振在看她提交表格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主,您还可以直接跟喜欢的人说啊?您如此美丽,我相信没有人能够拒绝您的。”
审神者叹了口气:“一期,我喜欢的不是人啊。”
一期一振的脑子转的飞快:“莫非,是本丸的哪位…?如此的话,我相信所有人…嗯也包括我…都是愿意为了拯救您的性命而亲吻您的?“
“好啦好啦,我只要等三个月就好,不用担心我。“
“难道是…三日月殿下…?”
审神者失笑:“你真想知道?”
一期一振想起每天缠着自己问主人喜欢的人什么样的弟弟们,点了点头。
“你不会是要告诉你弟弟们吧?“
“…嗯…”
“算了,知道了也无妨。我喜欢的,是大俱利伽罗呢。”
一期一振愣了。
审神者大笑起来:“想不到吧!好了好了!出阵吧!”

一周就这么很快过去,审神者的房间只要路过,就会闻到浓烈的茉莉花香气,一期一振有些轻微的花粉过敏,于是近侍换成了山伏国广。
“卡卡卡,主人,您的病要不要试着去修行看看!“
“嗯你说的对!我们走吧!“

森林。
“为什么要带上我……”山姥切低着头,扯着头上的白布挡住阳光。
“哎呀兄弟,来就来了,愉快的享受吧~”堀川在旁边提着野餐的篮子。
“卡卡卡,兄弟们!我们来陪主上修行吧!”
于是就在山里转了半天。
愉快的野餐过后,审神者跟国广一家聊天,说到自己喜欢的人,山姥切发问了:“应该是大俱利伽罗殿下吧,我不觉得您跟一期一振在开玩笑。”
“怎么讲?”
“也是呢主人,兼桑跟我说有一次他跟您在演练场看到一个对手带着伊达组的三把刀,您就很开心的跟人聊了起来呢。”
“那还有光忠和鹤呢…”
山姥切继续说:“您第一次出现这个症状的时候,您盯着大俱利伽罗殿下呢。”
“卡卡卡!兄弟真是观察仔细!”
审神者无奈的笑了起来。
“是呀我喜欢的真是他,那又怎么样呢,你们觉得他有可能喜欢我吗。”

可是在回本丸的路上,不小心撞见大俱利伽罗在跟几只小浣熊玩儿。
前几天他们被发现在本丸里,可能是被什么东西伤了,大俱利伽罗一直在照顾他们。
国广三人和审神者绕开大俱利伽罗。

那天之后,审神者的花吐症恶化了。
据解药之期还有一个月。
但是药研说,她可能等不到解药来了。
她开始频繁的出入现世,有一天把自己的弟弟带来,让他熟悉工作。
刀剑们感受到他弟弟的拒绝。

于是解药之期还有两周的时候,审神者坐在采光良好的走廊上,几乎没有停下来呼吸的时间,咳着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死。
她这么想着,感叹着茉莉倒是挺香,这味儿问了这么久也不腻。
真好闻啊。
咳着咳着,一阵晕眩,审神者双眼一摸黑,向着旁边倒去。
却被人扶住了。
然后就是温热的唇瓣贴上自己的,有舌试探着与她的起舞。
口腔里还有几朵花,被对方的舌一一卷走。
她睁开了眼睛。
她朝思暮想的人在她的眼前,金色的眸子与她对视。
她往后一撤身子,却被大俱利伽罗捉了回来,手扣着她的后脑弄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等察觉到自己的嗓子不再痒了,她找了个机会开口:“好、好了……唔…不用了……”
大俱利伽罗放开她,点了点头。
“大俱利伽罗…你是为了让我活下去才这么做的吗?…非常抱歉…”
大俱利伽罗皱了皱眉:“你根本没查除了解药之外的第二种解决方案吗。”
“…我大概看了一下,就是被喜欢的人亲一下吧?”
“那个人也要喜欢上对方的。”
“哦哦哦那还真是挺难的………嗯?大俱利伽罗?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
大俱利伽罗沉默。
“哎?你这人?不说话我就安排你成为永远的近侍!每天烦死你!“
大俱利伽罗还是不说话。
审神者心里有了底儿,激动的抱住他蹭。
还啄一啄他的脸颊。
“大俱利伽罗~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大俱利伽罗看着她那尾巴翘上天的样子,得了个空把她扛在了肩上。
然后向着审神者卧室走去。

第二天审神者醒来,身边没有了大俱利伽罗的身影。
她怀疑那大概是一场梦。
但是自己的花吐症好了…嘛。
她得了个空去问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伽罗,你难道…喜欢我吗?”
大俱利伽罗叹气。
“叹气做甚。”
大俱利伽罗站起身拍了拍她的头,目光怜悯:“你怕不是个傻的吧。”


















完全我流的俱利婶

比起最近流行的蠢蠢的没有恋爱经验的审神者的设定…按那个颜值来讲不正常吧?好歹也是交过五六七八个男朋友的吧?如果长的蛮好看的话?
而且可能还会有个得不到的人这种感觉?
被人渣过的感觉?
想看这样一个审神者和大俱利伽罗的故事。

因为大学生活无聊,她到时之政府打工。
接手的别人家的本丸,签订了一个月的合同。
刀账不全,资源中等,刀剑们的性格等等都跟在宣传网站上看到的一样。
她也没什么开疆扩土的非凡的打算,只想认认真真打好工。毕竟政府会给开证明。
可是一天过去,看到大量的美男的她,决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走向。
她要嫖一把刀。
这样的帅哥,不嫖白不嫖。
而且就一个月,足够恋爱热恋期展开了。
事不宜迟,审神者选择了看起来最难攻略的大俱利伽罗。当然也是因为她喜欢他的纹身和身材。
像个坏人。
她曾经最喜欢的一个渣男,就是个混混型的。
可惜两人性格完全不同。
大俱利伽罗对她的突然示好并没有什么表示,她只好把自己渗透到他的日常生活里。
于是他终于受不了了:“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关注。”
审神者踮脚亲上他的唇。
大俱利伽罗从善如流的搂住她。
然后两人就过着没羞没躁的生活。
一月之期来临,审神者才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些喜欢他了,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跟大俱利伽罗提了分手。
大俱利伽罗默默的接受了。
审神者回到学校,有时候做梦还梦到她和大俱利伽罗做爱。
她摸着他的后背,感受着他清晰的肌肉线条和身下他给予的猛烈。
然而她最后move on了。


直到大俱利伽罗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本质是服从的刀剑,在跟她这种放纵不羁善于利用规则漏洞的人相处一个月之后,刀剑们在时之政府的人员来视察时,由长谷部带头撒了谎。
“主殿说她过不了几天还会回来,请暂时不要给我们安排新的主人,我压切长谷部,将在这里等着她回来。”
“可是你主人…啊,那这边的通路我给她开着好了…等她回来了,请让她来找我续订合同。”
“是。”
因为是长谷部,政府的工作人员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他。

这是刀剑们想要看到的结局。这位审神者利用合同上的众多约定,向时之政府提出了不少以前没人想过的要求,有一次远征的刀剑被本丸的结界挡住无法回来,审神者去时之政府咣当咣当的拍桌子维护自己的权益。
以至于后来政府的工作人员看见这位爷就想着自己的工作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希望她待会儿不要又拿他们不尊重人权来骂。
刀剑们跟她学会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就要去争取。
而审神者也饶有兴趣的给他们示范并带很多人(尤其是大俱利伽罗)穿越了本丸和现世的通道,告诉他们现世才是真正的生活,如果好奇想来可以去找她。
刀剑们打开了这边的通路。
但是不打算把审神者拉下水,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背锅。
付丧神们的灵力合在一起把另一侧的通道炸开,他们全部逃了出去。

到了现世的刀剑们先在野外适应了几天,用审神者淘汰的留给他们的一部ipad规划好了各自的行程。
博多把小判全换成了现世的货币,感觉自己像个亿万富翁。随即给每人买了一部手机,再按需把钱分配给了刀剑们。
然后他们出发。
当然,付丧神的灵力要微弱很多,顶多就是长生不老和受了伤会快速痊愈而已。
审神者跟他们之间的联系本来就浅,因此也没注意到。
短刀们大多选择上学,他们的亲人在附近打黑工,过着惬意的生活。
其他刀剑们也在四处游历。当然,陆奥守选择了出国旅行。博多担心的让他记得总联系自己。
大俱利伽罗看着伊达组的其他三把刀想要出道的架势,默默的退出了圈子。
不过被光忠强行拉回来。
“小俱利不想跟审神者重新开始吗?“
“…没有兴趣。”
“我觉得按主人的性格,她应该是喜欢明星的吧!“
“…随便你们了。”

于是大俱利伽罗,突然出道,并成为了所有乐队里最沉默寡言的贝斯手。
光忠弹吉他,鹤丸是主场,小贞占据全场的中心打鼓。
是的,他们的表演中,小贞的鼓在中间,后面是大俱利伽罗的贝斯。
他们的人气迅速蹿高。
也导致了审神者的注意。
很快演出到了审神者学校旁边的会场,她买了票进去,拿了花放在粉丝礼品区。
很快被不知从哪个角度出现的大俱利伽罗拖走,一路拖到后台。
“hi,你的艺名是广光,那么你的真名是不是大俱利伽罗呢?”
审神者开门见山。
大俱利伽罗激烈的亲吻她,做为回答。
“嗯~果然是大俱利伽罗呢,出来玩儿感觉不错吧?在那个本丸呆上十年不想出来,你们也是神奇。”
大俱利伽罗不语,伊达组其他三人来跟她打招呼了。
她一一问过去,得知还不错很开心的回答之后也会愉快的笑一笑。
光忠开她玩笑:“无论见过多少人,您还是我见到的最美丽的女性呢。“
“比我好看的多的是,你想认识回头带几个过来给你介绍。哎呀,快上台吧!”
演出结束,她凭借“亲友”的名义出入后台,给自家付丧神们买这买那。

当然她也坦白了她又迅速的找了一个男朋友,请大俱利伽罗等她个一两周。

于是一两周之后,从她的社交软件上知道她又单身了的大俱利伽罗,再次成为了她的男友。

这次抱住了,可就不会再松开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